<th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dfn id="11f5d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11f5d"></font>

    <th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/meter></th>

    <output id="11f5d"><dl id="11f5d"></dl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11f5d"></output>

    <mark id="11f5d"><strike id="11f5d"><rp id="11f5d"></rp></strike></mark>
        <sub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font id="11f5d"></font></meter></sub>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地方頻道-廣元  >  廣元新聞

        • 廣元監獄心理咨詢師姜鴻英:為迷途者點亮前行的燈塔
        • http://www.newssc.org時間:2018-07-30 16:37:48 來源:四川新聞網
        手機看新聞:進入四川手機報 短信看新聞:訂閱四川特快

        四川新聞網廣元7月30日訊(陳合生 周平)“5年來像在做夢,天天面對血腥的殺人場面……姜老師,是您,打開了我的心結,治愈了我的心疾,把我從痛苦的深淵中解救出來……現在,心里敞亮了,充滿了追求新生的希望和信心……”3個月內,八監區罪犯趙某,給姜鴻英老師連寫了7封這樣的“內心獨白”,并稱她為“姜媽媽”。

        紅杏出墻

        2009年4月的一天,趙某在北京的工地上接到14歲女兒打來電話,要他別給家里寄錢了,自己“掩”到用。這令趙某十分意外,一家人靠的就是自己在外打工掙錢,怎么叫不寄呢?在趙某的再三追問下,女兒終于說出實情:有個“干爸爸”對媽媽很好。

        趙某雖然是個只知干活養家的男人,但女兒的話還是剌激了他。即刻,他便打電話詢問丈母娘,丈母娘一口咬定是遠房侄子承包公路施工住在他家,沒別的什么。

        后來,趙某又從女兒口中得知,媽媽強迫她叫那人“干爸爸”,外婆要她喊“舅舅”, 她很反感。

        趙某越想越不對勁。不幾日,趙某便從北京趕回,回來后,不見妻子的蹤影,家里僅存的6萬元錢也不翼而飛。

        后來,在趙某再三追問下,丈母娘終于“找”回女兒。其實,此時的趙某已隱約感到妻子與別的男人有了不一般的關系。考慮到女兒年幼,成個家不容易,趙某打掉牙齒往肚子里咽。在他的好言相勸下,妻子同意與他一同去北京生活。

        重歸于好,自然令趙某滿心歡喜。豈料,第二天,妻子又人間蒸發。

        十多天后,趙某得知,妻子仍然與該男子糾纏不清,并攤牌與他離婚。

        含恨離家

        趙某越想越氣,又匆匆從北京趕回。

        “女不教,母之過,你女兒走到今天這一步,與你不無關系!”找不到妻子,丈母娘自然成了趙某的出氣筒。

        不管丈母娘如何解釋,趙某認定她就是罪魁禍首。

        “要么找人,要么還錢,否則,滅你全家!”趙某幾次提著兇器去丈母娘家報仇,都被趕來的鄉村干部化解。

        “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。”2010年初,恨恨的趙某帶著14歲的女兒去了北京。

        在北京,趙某把女兒安排在一所技校讀書,自己在一家建筑工地打工,與女兒相處顯得若無其事地,盡量讓女兒得到陽光般的呵護。

        火房喋血

        2012年冬,趙某終于熬到了女兒技校畢業有了工作的這天。

        臘月初十,趙某破天荒請女兒搓了頓“大餐” ,席間,對女兒說,以后要到外地上班,很久才能回來,自己照顧好自己。

        臘月23日,趙某回到旺蒼老家。

        28日下午,來到丈母娘家。

        多年不見,又臨近春節,雖然結有梁子,畢竟姑爺上門,自然以禮相待。

        晚飯后,趙某與老丈人、舅子一家圍坐于火塘旁,一邊烤火,一邊拉些家常,吃些點心。殊不知,看似祥和的年味之下,一場蓄謀已久的屠殺已悄然降臨。

        晚9時許,夜幕已深,久等不見丈母娘身影的趙某,再也沉不住氣了。他連喝數口茶水,跑了兩趟廁所。此時,斜靠在柴垛旁的一把砍刀映入了他的眼簾。

        怒從心頭起,惡由膽邊生。想起丈母娘把自己害成這樣,趙某怒不可遏。

        “舅老倌,對不住了,是你媽不仁,我才不義的……”話起刀落,還沒等舅子反應過來,幾刀下去了。

        緊接著,刀口又揮向老丈人及12歲的小侄子。

        一刀,二刀,三刀……,一心想滅了老丈人全家的趙某,此時已完全喪失理智,在煙霧彌漫的火房內一頓亂砍……

        “是媽害你,與我們何干?你發發善心,放過我們吧!……”搏斗中,舅母子死死抱住趙某并苦苦哀求……

        終于,舅母子的一句“冤有頭,債有主”提醒了趙某。

        “咣當!”一聲,趙某終于清醒過來,丟下屠刀,自個兒去公安機關投案自首。

        舅子重傷,舅母子輕傷。不久,趙某因犯故意殺人罪,被旺蒼縣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1年。

        拯救靈魂

        自從有了那場殺戮,趙某的腦海里滿是血腥,恐怖場面如影隨行,揮之不去。入獄5年多來,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。

        今年四月份,趙某得知姜鴻英老師在監區開展心理咨詢,便萌發尋求幫肋的想法。

        收到報告,姜老師來到趙某所在監區。一見面,從趙某的目光里,姜老師感覺到:趙某“病”得不輕。

        “情緒沖動型。”初談,姜老師對趙某的“病”就下了定義。

        針對趙某的心理特征,姜老師用“望、聞、問、引”摸清趙某的心理脈搏,挖掘趙某的心理潛力。然后,將心理矯治與犯罪習性矯治有機結合,采用“眼動脫敏”、“替代渲泄”等方法,使趙某的心理從根本上發生良性的轉化。

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在姜老師三番五次的“人格教育”引導下,趙某最終從痛苦的泥潭中走出,改變了不正確的社會態度,樹立了正確的人生價值觀,并表示在余刑中積極改造,爭取減刑,早日和家人團聚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返回本網首頁 返回聯播首頁 返回廣元頻道首頁 四川發布網站 微博 收藏本站 打印本頁 編輯:本網編輯
       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
        <th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dfn id="11f5d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font id="11f5d"></font>

          <th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<output id="11f5d"><dl id="11f5d"></dl></output>

          <output id="11f5d"></output>

          <mark id="11f5d"><strike id="11f5d"><rp id="11f5d"></rp></strike></mark>
              <sub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font id="11f5d"></font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<th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dfn id="11f5d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11f5d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11f5d"><dl id="11f5d"></dl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11f5d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11f5d"><strike id="11f5d"><rp id="11f5d"></rp></strike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1f5d"><meter id="11f5d"><font id="11f5d"></font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内蒙古福彩时时彩的开奖号码 qq捕鱼王辅助 18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3d试机号走势图彩宝网 背面认牌简单方法图片 三公扑克牌感应器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下载 江苏新时时 丝袜美女全身脱 2013qq捕鱼大亨辅助